更專業的餐飲媒體
投稿

與下屬戀愛,麥當勞CEO丟1540萬美元飯碗!華爾街到底要什么CEO?

木清 · 2019-11-06 16:25 來源:公開參考

近日,因為和女下屬談戀愛,麥當勞CEO史蒂夫•伊斯特布魯克丟掉了年薪1540萬美金的工作。

新聞傳到中國,網友們比當事人還顯激動:有人疑惑,談戀愛也要被開除嗎?有人可惜,年薪千萬美元,說丟就丟了。有人感嘆,華爾街的CEO不好當。

其實,華爾街從來都不是講人情的地方。

他們需要的高管,武功高強,同時形象俱佳;婚姻穩定,同時品行兼優。

無論哪一項,都指向最終的核心:公司業績提升,股價上漲,投資人受益。

任何有損核心利益的因素,不好意思,都要:“say no”。

在被解雇的這條路上,麥當勞CEO史蒂夫•伊斯特布魯克不是第一個,也不會是最后一個。

自由戀愛?也不行!

2019年11月4日,美國芝加哥的溫度已經降至十度以下,處處透著陰冷的味道。64年前,快餐連鎖巨頭麥當勞將總部設在此地,之后外遷至郊區,直到今年再度搬回。

這一天,有一個人的心情也如天氣般寒涼。他是麥當勞CEO史蒂夫·伊斯特布魯克。

當天,他的頭銜變成了“麥當勞前CEO”——因為與公司一名雇員談戀愛,他被公司開除。

麥當勞的聲明是:“與員工產生雙方自愿的感情關系,違反公司規定,且展示出極差的決斷力?!?/p>

史蒂夫·伊斯特布魯克表示:“這是一個錯誤??悸塹焦鏡募壑倒?,我同意董事會讓我離開的決策?!?/p>

與下屬戀愛,麥當勞CEO丟1540萬美元飯碗!華爾街到底要什么CEO?

電子點餐

公開資料顯示,史蒂夫·伊斯特布魯克出生于1967年。26歲那年,他加入了麥當勞,擔任倫敦財務報告經理,后負責管理英國南部所有麥當勞。因能力突出,他成為麥當勞英國公司首席執行官,并擴展至北歐地區。

2011年,他跳槽至比薩連鎖店Pizza Express和日式面條連鎖店Wagamama,并擔任這兩個快餐品牌的負責人。僅僅兩年后,他又回歸麥當勞,擔任首席品牌官,并于2015年3月升任麥當勞全球CEO。

當時,麥當勞正處于銷售額下滑的局面之中。

伊斯特布魯克推行了“兩板斧”:數字化變革,比如用手機點單、店內數字化點單;開展特許經營,在此政策下,麥當勞中國已成“金拱門”。

因其改革,2018年,麥當勞凈利潤59.24億美元,上漲 14.10%。2015年至2019年中,麥當勞的股價漲了兩倍。

與下屬戀愛,麥當勞CEO丟1540萬美元飯碗!華爾街到底要什么CEO?

但是,到了2019年三季度,麥當勞營收同比增長僅為1%,凈利潤則下滑了2%,均不及預期。

也許這期間,史蒂夫·伊斯特布魯克忙著談戀愛去了。

其實,他已經離婚,有三個孩子。說起來,和女同事是自由戀愛。而這也成了他被開除的理由。

在華爾街,婚內出軌的英特爾前CEO科再奇要被解雇,谷歌性侵的“安卓之父”安迪·魯賓要被開除,和女下屬談戀愛的史蒂夫也不得不被拋棄。

奮斗文化?變了味!

不同于在公司談戀愛的史蒂夫·伊斯特布魯克,被解雇的Uber創始人特拉維斯·卡拉尼克,堪稱是一位十足的工作狂。

卡拉尼克推崇狼性文化,倡導“不惜一切代價爭取勝利”。按理,華爾街喜歡這樣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的CEO。然而狼性過度,公司文化發生變異,卡拉尼克便成了讓Uber陷入困境的罪魁禍首。

與下屬戀愛,麥當勞CEO丟1540萬美元飯碗!華爾街到底要什么CEO?

UBER創始人

2017年,卡拉尼克已經帶領Uber走過了八年,卻在此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艱難。

當年二月,Uber女性工程師Susan Fowler發文稱在公司受到性騷擾,并描述這家公司內部勾心斗角,性別歧視,工作環境惡劣。

一事未平,一事又起。

谷歌旗下的無人駕駛汽車公司Waymo狀告Uber,稱谷歌一位前高管在離職前竊取了機密資料,成立新公司后又賣給了Uber。

到了六月,Uber亞洲業務副總裁埃里克·亞歷山大被曝捏造強奸案受害女乘客的醫療記錄,于是被解雇。

同年六月,倫敦發生恐怖襲擊。在人群疏散時,Uber采用了“峰值加價”策略。于情于理,此時都不該是這樣的決策,這讓公司烙上了“趁火打劫”的罵名。

公司由人塑造,公司的意志,其實是特拉維斯·卡拉尼克的意志。

《財經》雜志曾采訪多位與卡拉尼克有過接觸的公司高層,他們對他的評價出奇一致:極具攻擊性,狂妄,好斗。

這樣的性格不僅導致Uber內部為了完成目標不擇手段,也讓Uber在外部四面樹敵。

卡拉尼克對女員工遭受性騷擾置之不理,對發表意見的Uber司機破口大罵——這一樁樁事件,都被大眾釘在恥辱柱上,難以洗刷。

投資人對卡拉尼克的不滿終于在2017年6月爆發。當時,Uber觸及了增長的天花板,虧損巨大,IPO也為卡拉尼克所反對。

最終,五位投資方聯合施壓,卡拉尼克宣布辭職。

他稱在聲明里說道:“我愛Uber超過任何事,在這個我痛苦的時間點上,我決定接受投資人的辭職要求。就此,Uber可以繼續生長而非陷入混戰?!?/p>

2019年5月11日,Uber上市,市值為755億美元,如今為528.36億美元。

與下屬戀愛,麥當勞CEO丟1540萬美元飯碗!華爾街到底要什么CEO?

 迷失自我?清醒下!

在麥當勞CEO史蒂夫•伊斯特布魯克之前,最轟動的是WeWork聯合創始人兼CEO亞當·諾依曼的被解雇。

卡拉尼克對Uber的影響力有多深,諾依曼對WeWork的控制力就有多大。

相較于卡拉尼克,諾依曼的狂妄有過之而無不及。非但如此,他還有更多突破常人認識的行為模式。

與下屬戀愛,麥當勞CEO丟1540萬美元飯碗!華爾街到底要什么CEO? 

諾伊曼的墜落以及一切真相的揭開,都源于WeWork的IPO估值從650億美元跌到100億美元,繼而推遲IPO。

它提供辦公場所,被質疑為“二房東”,而不是科技公司;它連年虧損,被質疑盈利能力;它位于中國及其他部分國家地區的辦公空間,因入駐率低而被考慮關閉。

在這之前,WeWork風光無限。歸納它自2010年創立以來的路徑,其實不難:擴張前進——很耀眼——拿投資——再擴張——更耀眼,如此循環往復。

這九年里,WeWork會員數量從450增到了52.7萬。孫正義因為抱著“WeWork會成為下一個阿里巴巴”的強烈期待與信心,毫不猶豫地開出了10億美元的支票。

在一眾投資人的鼓舞下,WeWork飛了起來,諾依曼膨脹得更猛烈。

他的家人、發小被安排在公司不同的關鍵崗位,妻子還被定為他的接班人;他管理專橫,脾氣火爆,不允許討論,也不允許別人說“不”;他濫用資金,將用于技術投資的3200萬美元投給了好友創立的快餐公司;耗費公司巨資,購買噴氣式飛機以供自己和家人使用;他在工作期間吸食大麻,也好酒水,尤其偏愛頂級龍舌蘭。

而無論是剛創業時,還是WeWork沒有被打雞血時,諾依曼都不是這樣。

他一手帶大了WeWork,洞察力和執行力極強;他被稱為遠見家,也被預言將在商業上獲得極大成功。

站在巔峰,他自己或許也這樣憧憬過。然而2019年9月,他被罷免。

諾依曼不知道,孫正義在勸很多人接受自己的投資時,都說過“你會成為馬云”。而此次提出罷免決議的,也正是孫正義的軟銀集團。

寫個文章不容易,求打賞

  • 收藏

寫評論

條評論